讓更多的人
做更好的視頻!

短視頻補貼計劃大盤點,哪些平台還有紅利?

  “現在做短視頻還有紅利嗎?”“哪家的補貼更好?”幾個不同品類的創作者朋友在卡思數據的官方交流群裡熱切讨論着,很是熱鬧。

  為了搞明白這些個問題,我們當即整理了市面上各家平台還在繼續的補貼計劃,據不完全統計,得出以下結果(我們将現金補貼做了加粗處理):

  對創作者來說,短視頻紅利肯定是存在的,平台與創作者保持着互相依賴、共生共榮的關系,拓寬内容産業的邊界與可能性。

  而就目前整個内容生态中娛樂類内容同質化嚴重,垂類強頭部内容缺位,内容形式/視頻手段較為單一的狀态下,可以肯定,平台在接下來一段時間内(卡思數據保守估計至少1年)都将利用各種鼓勵措施來激發創作者的優勢,推進内容産品在整個生态中的完成度。

  那麼目前的補貼現狀如何,當下我們可以從哪入手獲取這部分紅利呢?

  一、短視頻紅利現狀

  我們可以從上表中看出一些規律。

  比如平台普遍不再将現金作為作為優質内容的主要鼓勵手段,正在進行的也僅有西瓜視頻“萬花筒計劃”、好看視頻“vlog蒲公英計劃”、企鵝号“TOP”計劃、愛奇藝号“聚焦短視頻計劃”、一點資訊“點金計劃”6項策略。

  在鼓勵措施上,平台逐漸将關注點放在了内容、變現指導上,即内容消費閉環的功能搭建、用戶消費行為養成、創作者商業資源扶持、創作指導、變現收益加成等方面。

  一方面,平台專注于内容變現、收回現金補貼的舉措不僅清洗了羊毛黨,保護了平台資産,也維護了創作者的利益和積極性。

  另一方面,鼓勵内容變現也意味着提高了創作者的生存門檻,内容質量不再是交差了就好,而是真的具有傳播及讨論價值。補貼形式走到這一步,說明平台有優化内容水平的需求,行業進行到了淘汰低質創作者的階段。

  此外,短視頻的補貼對象也發生了變化,除了全體創作者外,某些特殊群體,如垂類(美妝)、vlogger、大學生、頭部創作者得到了重點“關照”。

  二、如何準确嗅到短視頻紅利?

  補貼措施通常被用來達成階段性目标、調整生态而存在,内容行業當然也是如此。在平台發起的補貼計劃中,卡思數據認為其按類型可分成季節型與平台發展階段型。

  平台于每年固定節點推出的季節型補貼除了短時沖量,完成一個個“小目标”之餘,也培養了創作者的創作習慣。而除此之外更多補貼則由平台戰略布局與生态維護而産生。

  平台初期需要補貼策略來跑馬圈培養内容生态,此階段需要更多内容來吸引用戶。中期需要調整戰略方向及穩固創作者,篩選内容特色(鼓勵單一品類),解決創作者與平台雙方的依賴程度(變現扶持)等。後期豐富平台品類(鼓勵冷門品類),為戰略規劃輸送人才等。

  補貼在平台及項目的不同階段分别承擔不同的重任。

  我們也看到,vlog作為從去年開始火熱的品類,得到多個平台的青睐及搶奪,而自“露露事件”後,平台“補貼創作者”的計劃普遍向上轉移成為了“補充優質創作者“,此類種種。

  補貼及紅利的蹤迹并不難察覺,隻要準确定位品類、平台、行業的發展階段即可快速判斷接下來蛋糕在哪,找出瓜分蛋糕的工具。這樣創作者也能早做規劃,有備而來。

  三、垂類的分化:創作者對的紅利各不相同

  當然不同品類的創作者對紅利的口味也不同。

  娛樂類内容與碎片化觀看模式天生契合,在流量上更占優勢,也更擅長走營銷路線,那麼大部分娛樂品類的創作者可能更傾向于商業合作、聯合宣發等方面的資源。也因對平台依賴較深的緣故,娛樂類内容将更注重變現支持。

  而母嬰、育兒、汽車、财經等高度垂直的内容則更喜歡社交平台、社區及較長視頻平台的資源,電商、付費對它們來說或将是更契合的變現模式,其背後傳統行業的産業鍊非常完整,但其數字化的過程太過初級,這些垂類内容的規模化變現還需要行業自己的努力。

  親子類創作者“哈喽王叔”,相比變現支持,更傾向于流量與現金的補貼方式,“目前的訴求是快速漲粉”。擅長科學實驗類内容“哈喽王叔”深耕于兒童教育,其盈利模式為内容付費,他希望平台解決掉流量及用戶的訴求就好,剩下的變現環節自己來搭建。

  ▲ “哈喽王叔”近日排名大幅躍升

  平台的扶持方式可以說是已經涉足了創作者的各個層面,從現金支持到資源對接到變現加成…這對于冷啟動階段的創作者來說等同于雪中送炭。

  不過相比“紅利期”,我們更願意稱之為“新手保護期”,隻有在庇護下形成造血能力,它才是真正意義上的内容産品,才算握住了主動權,那麼當紅利退去之時也能夠有一席立足之地了。

贊(1)
未經允許不得轉載:抖音教程 » 短視頻補貼計劃大盤點,哪些平台還有紅利?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評論 搶沙發

  • 昵稱 (必填)
  • 郵箱 (必填)
  • 網址

臻美抖音短視頻培訓教學 更專業 更方便

聯系我們抖音教程